第二百四十章 成为世外弟子

小说:要氏传奇作者:黑天鹅王子更新时间:2019-05-19 18:31字数:434307

要婴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多的名人精英过去,你为什么没有让我拦截呢,你应该知道,他们随便一个人,都是可以让你的后半生享有不尽的荣华富贵的。(首发)”

“我要那些个荣华富贵有什么用?”要子花突然激动起来,她紧紧地抱着要婴,把俏脸贴到了他宽大的胸膛上,任凭泪水浸透了他的前襟。

“我只想要你活着,活着——你知道吗?没有了你,我自个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乐趣,我生气的时候找谁去出气,我高兴的时候找谁去倾诉,我身上冷的时候找谁来抱我——”

要子花的身体忽然间发起抖来,“要婴把我抱紧了好吗?我这会儿就冷得要命,冷到了心里,冷到了骨髓里。”

要婴登时泪流满面,把要子花抱得紧紧的,再也不想放开,在她耳边悄声呢喃道,“我的心因爱你而留给你,我的脑因爱你而留给老师,我的肉身虽将消亡,但一点灵魄会因爱而永存于你心中。”

要子花笑道,“我不死而死,你不生而生,有你的心陪伴我终生,我心满意足了。”

虽然距离要婴夫妇足有两米远近,但是他们的呢喃声音却一字一句地在我耳边响彻,我瞪视着要婴夫妇的举动,整个大脑如短路一般停滞了,如痴如呆,仿佛这个世界的钟摆全都已经停止了,时间被定格在了当下,所有的人和景都凝固了,连声音都没有了。极度寂静中,只剩下要婴夫妇的悄声细语和微弱的喘息声。

“也许这就是爱的魔力吧?”从来没有品尝过爱和被爱滋味的我。被眼前这一对生死离别的夫妻深深地感动了。

我惊诧地看见要婴的身体正在渐渐地变得模糊了,浑身散发着圣洁的白光。那光线愈来愈强,愈来愈刺眼,但是仍然保持着与要子花紧紧拥抱的姿势。

终于,在一阵炫目的强光消失后,要婴的身体不见了,只剩下要子花孤零零地呆立在原地,她的手心里,捧着一颗红彤彤的闪耀着红宝石般光彩的心脏,兀自在强劲有力地跳动着。

“扑通、扑通、扑通。。。”万籁寂静中。在停滞的时空里只剩下了要婴心脏的跳动声音无比清晰地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他。。。。。。已经走了吗?他的尸身去哪儿了?”我看着要子花似悲似喜的神色,又看了看她手里捧着的红心脏,心里如五味杂陈,那是一种仿佛磨盘那样沉重的悲戚感和看见好友脱离困境之后的欣喜交织起来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种不能确定要婴是否死亡的侥幸感,我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哭还是笑了。

“他自己把肉身气化了。”一旁看了很久的要义老爷子语气沉重地说道。

“当今时代虽然没有羽化成仙的事了,事实上也不可能有什么神仙,但是要氏家族历经两千多年的潜行磨砺,早就参透了灵与肉的关系。理论上说虽身灵一亡具亡,可是要氏子孙千锤百炼的日精,却能借助合适的宿主,聚精魄于气海。凝思想于紫府,让一个人用这种神奇的方式存活下来,也算是上天顾怜要氏香火传承千年的不易吧。”

“我就是。。。那个合适的宿主?”尽管早就心知肚明。但是真的看见要婴这样一个大活人在眼前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我还是觉得无法接受。甚至从心底里隐隐感到一种永远失去心爱之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折磨,而这种感觉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

“我好像没有同志倾向吧?”不知怎地。应该悲痛欲绝的我,竟然在此时此刻冒出了这么个奇怪而荒谬的念头。

直到看到孤零零地呆立悲伤的要子花,正用一种悲悯和爱怜的眼光看着我,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和要子花之间,居然也能感同身受,她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地爱意满满,宛如无数支小天使的神箭,刺得我浑身不自在。

“你是个幸运儿,是我们要氏家族历史上从没有过的一个局外人,但是——”要义老爷子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和要子花。

“我也不知道,从此以后,你身上拥有的能力会对你的人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也许你会背负双重人格的痛苦,或许也会有世人没有的洞察力,只是孩子啊,如果你具备了预知世间痛苦和丑陋的能力,那种无边无涯的苦难你能承受住吗?”

我似懂非懂地看着一脸不忍的老爷子,心说要婴的魂魄还没有走远,要子花的悲伤还在持续,现在就讨论我今后的事情,是不是显得早了点。

“我没认为要婴真死了,只要你活着,他就活着。”要子花已经收敛了悲戚,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旧斑斓的小瓷瓶,她打开软木塞,冲着要婴的心脏轻轻吹了一口气,那颗鲜红跳动的心脏霎时间化作了一股鲜亮血红的光雾,唰地就冲进了小瓷瓶里。

要子花小心地盖好软木塞,轻轻地把小瓷瓶放进贴身内衣里,然后冲我嫣然一笑,登时让我觉得百媚丛生,爱意浓浓,宛如要婴死去的一幕就此翻过了一般。

还没等我心里产生龌龊的念头,却听见要子花宛然说道,“人身死而形灭,但精魄得存,也算是一大幸事,所以老爷子尽管放心,从今往后,我就守在老师兄弟的身边,一直到他终老此生为止。”

一转头又看见我怪异的眼光,要子花扑哧笑了出来,这一下悲戚的气氛彻底被弄没了,“你不要有什么歪念头,我不是上赶着要给你当老婆,虽然老公不在了,但是我要子花可是守妇道的正经女人,我是看在你身体里他的日精份上才要跟你在一起的。”

我的冷汗霎时浸透了全身,“贞洁烈女”四个字金光四射地在我眼前乱冒着,“我知道,我知道,你比我岁数大,要不就做我姐姐好了。”

“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决定了。”要子花满意地舔舔嘴唇,冲着兀自目瞪口呆的老爷子一乐。

“你叫马氓,要婴之前叫马一氓,那我也起个俗名,随你们哥俩的姓吧,呃。。。叫马秀怎么样?”

老爷子眉头一皱,随手一挥,腾起了一股青雾,我和要子花,也包括那个二老板,就像置身于电脑游戏里似的,转瞬间就变换了场景,重新回到了我那间小破屋里。

“看在要婴的份上,就满足要子花你的心愿吧,”老爷子拉起我和要子花的手,对二老板说道,“此事的前因后果,你也都看到了,马氓与要氏有此奇缘,他虽不能入我家族法榜,也希望二老板能够在世间周全保护,我要义代表掌门人在此多谢了。”

二老板经过这一整夜的灵魄煎熬,才算真正见识了要氏技艺的神鬼莫测,这时候已经是心服口服,见老爷子如此谦恭,赶忙低身作揖笑道,“老爷子过谦了,咱们既是千年盟友,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既然老爷子嘱托到我身上,今后马氓兄弟就是我首要的关注对象,请放心好了。”

老爷子拉着我和要子花深深一揖,“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马氓兄弟身份特殊,也许今后能助二老板一臂之力也说不定呢。”

“哦——”二老板走上前凝神看了我半晌,遂笑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本领如何,但我会记住你的。”

又从衣兜里摸出一个宝蓝色的景泰蓝钢笔递给我,“这支笔是我订做的,世上没有第二支,你拿着它找警卫局的谭春,自然就能随时见到我。”

我珍重地藏好钢笔,和老爷子一起送走了二老板,这才发现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了,金色的朝阳映着湛蓝色的天空,让人的心情顿时大好。

老爷子看着窗外的美景神情有些恍惚,“真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感受到要婴的存在,哎——但愿如此美景良辰,不是昙花一现哪。”

“不会的,老爷子,我相信马氓,更相信要婴,他是不会看错人的。”要子花拉起老爷子的手,轻轻低语着。

“我也信,”老爷子收敛心神,笑着对我说道,“马氓兄弟,收拾好心情,跟我回无锡要祠去吧,你可要做好在地狱里煎熬的精神准备啊,也许半年以后,你就能脱胎换骨,成为要氏家族在世外的一朵奇葩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