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人类曙望

小说:永生之死作者:有杀气的核桃更新时间:2019-05-19 18:53字数:827719

第296章人类曙望

“要是让‘死’我这么糟蹋他的规则,他绝对会宰了我。 ~”

岳天苦笑的在心里说道,一边将手中的毛线团又的收起来。这玩意要是出了差,绝对是很惨的结果。

岳天看着前方,看着那个和有点相像的男孩,那个叫做岳峰的男孩,从血缘上来说,应该是的祖先了,岳天有点怪异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在颤动的家伙,对于他的情况,内心有了一点把握。

岳天有将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的——岳雯。

看着憔悴的,岳天抿了抿嘴唇,‘死’的做法,他已经了,原本他也无法理解‘死’的想法,甚至于愤怒,可是,在‘死’消失的那一刻,岳天从那个一脸无怨无悔的家伙眼中,看见了一抹伤感,这份伤感不是假的,岳天若隐若现之间,似乎理解了一点。

岳天内心些许的了‘死’所需要的,‘死’要改变的,‘死’要改变的,以及‘死’所找到的未来,他所指明的道路……

“‘死’不是真的消失了,还是又死到那里去了,嘛……不管了,他们都那么厉害,只有我被欺负的份呀。”岳天苦笑,确实,的实力差的只能被欺负。

岳天抬头,看着天空,看着四周,看着这无尽的废墟,毫无疑问叠加空间提供的超越理解的空间体积之中,下三层天幕之内的生活区域全部解体,里面的物品全部被释放在天云大陆原本的基础空间之上……也就是第一重天幕。

这种情况就好像天空洒下巨量的垃圾一般,坠落的声音此起彼伏,末世的场景似乎与天云大陆现代‘游客’内心的想法有点出入,没有流淌的岩浆,没有游吟诗人描绘的那种裂开的天空,没有满世界飞的怪兽,看上去就像……垃圾场。

如此数量巨大的物品堆积下来,层层叠叠,在坠落过程之中,变成碎片,铺洒在大地上,掀起巨量的灰尘,世界仿佛变成了一个被倾泻满的巨大垃圾场,一股颓废与沧桑的感觉,让人们心情很压抑。

不过,这是末世,人们也渐渐的适应了,岳天与其他人不同,他的视线,停留在远远的天际,在哪视野的末端,这个世界,是岳灵记忆的世界,她看见的才会出现在这里,岳天看着那视野的尽头,在哪无尽的黑暗之中,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仿佛潜伏者一般的觉,这不是觉,这是一种遥感,一种对非常规五官带来的感知,很玄的一种,即使出现在记忆之中,一般人也无法感觉到,无法看到,唯有拥有同样血脉,甚至于,同样的这种能力的岳天,才能第一注意到。

“那就是……人造魔法卫士么?”岳天自言自语的说道,并没有打算和其他人交流,所以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依旧被圣魔世家的老祖撇见了,不过,他们两个老头也就白眼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岳天。 ~

天外之民事?屠者那和人类一样的身体结构,却散发着魔兽的气息,仿佛天生为了战斗而进化的身体,仿佛天生就是作为消耗品设计而成长的身体,没有自然界进化的痕迹,唯一的解释就是——天外之民属于人造的战斗单位,是上古帝国的一种抗灾难一次性魔法消耗品,但是,原本应该配备的灵智控制机制看来是失效了,否则,屠者也不会表现出不输于人类的灵智。

屠者他们拥有的是人工灵智?还是真的进化出了类人灵智?

岳天内心摇摆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关系着他们天外之民是否能够归属于人类范畴,岳天本身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但是,这个世界可就不一样了。

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岳天拿出了一本书,这本书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当岳天翻开的时候,不得不调用很难控制的规则之线,这本书,自然就是游吟诗人的那本《我所看见的历史》。

游吟诗人是一个很奇妙的人群,他们的传承横跨太古,上古,现代,他们仿佛忠实的记录者,记录着任何他们见到的文明,美好,幸福,丑陋,他们一丝不苟的扮演者自身的角色,那么,作为这一个人群的执着于信仰的结晶,也就是这本书——《我所看见的历史》,这本书很强呀,每一次岳天层次提高,都能够从上面感应到更加强大的魔法原理,比如现在在岳天看来,这本书应该仅仅是一个类似魔法图书馆终端的,他资料的本体……应该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这也难怪,要是真是一本本的书,太古,上古,无数岁月里面,可能依旧保留下来?并且传承给所有的游吟诗人。

而看这本书的入门级要求竟然是规则,我擦,这要是放在天云大陆,有几个人能够翻开,并且有能力让这本书上出现字迹?岳天都觉得这个太坑爹了。

当然,更加坑爹的还有那一直困恼的神秘文字,岳天此刻已经确定了,那绝不是天云大陆之上出现过的文字,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文字,其本身就不应当用于人类,甚至于任何一个灵智文明的交流与传承,相反,和魔法符文有点类似,魔法符文是人类与魔法这种存在于客观世界的力量进行沟通的桥梁,而那种神秘文字,同样也是一种沟通的桥梁,岳天曾经兴奋的猜想,这也许是一种新的力量。

这个想法让岳天兴奋了好一阵子,可是,后来研究,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很大,很大,虽然不能确定那种文字的作用,却也能初步的进行翻译,而用到这种文字的关键地方有两个……《幻天噬魔录》以及上古晶核的反馈信息。

上古晶核的强大与潜力,完全颠覆了岳天对于人类自身改造的理解,让岳天看见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让人体构成与世界构成两个不同体系完美结合,并且衍生出理论极限能力的一种可能。

单体人类拥有的力量,将直逼极限并且开创出新的极限,这种可能性让岳天都微微激动。

当岳天看见这种可能的时候,岳天甚至对于‘神’这种存在本身的意义进行了一次质疑与自我讨论,‘神’究竟是上古教廷等上古大型魔法组织制造的信仰集合管理单元,还是一种……未来人类形体的失败实验?

这个答案岳天最终未能找到,也许,历史已经将答案永恒的埋没掉,但是这没有关系,因为岳天从上古晶核之上获得了一种全新的修炼方式,一种迥异于天云大陆现代魔法体系的观点,虽然,天云大陆现代魔法体系看上去没有上古那种宏大,开阔,却有着气本身的魅力,现代魔法体系是近代人类上万年智慧的结晶,他们纷繁而系统,涵盖一切领域的现代魔法构架最大的缺陷是依存于四圣构建的这种神秘的魔力基石之上,能否将上古与现代魔法定义完美的理解,关键在于四圣,在于他们当年到底做了?在于他们到底是如何拯救这个世界的,以及,现代魔法,这个虚幻的魔法,到底拥有意义?

只有找到这些答案,才能将上古魔法,与现代魔法衔接起来,才能从现代与上古的角度,重新对魔法的定义进行诠释,才能站在更高的层次,来审视这个世界的本质。

岳天的手在口袋之类摸索着,直到触摸到那神器的水晶雕塑之后,才停下来,这种宛如神经性忧虑症病人一样的举动发生在岳天身上,并不是因为岳天不摸一下那个水晶雕塑就不能让心绪平静,岳天也没有神经性忧虑症,他之所以忍不住去摸索,是因为他从这个雕塑之中,确切的感应到需要寻找这个答案。

这个雕塑,到底拥有怎样的存在意义,他为何出现在手中,他到底来自哪里?

这些问题,岳天想过很久,很久,但是,没有任何的思绪,唯独在迷茫与混沌之中,岳天思维掉转到了上古魔法与现代魔法的衔接上,这种思维的调转让岳天确信,只要真的弄清楚了上古魔法与现代魔法的衔接,并且成功的找到上古先民所追寻的为何物,就能解开那那水晶雕象之谜。

这种想法没有丝毫逻辑,但是岳天却深信不疑,这种现象有点类似迷信,不过……岳天深吸一口气,最后摩挲了一下口袋之中的水晶雕塑,确定了的想法。

“九大议导**师,你们到底在追寻着?我才懒得管呢。”

仿佛看破了岳天内心的想法一般,上古先民,他们的领导者,以着上古人造皇族为核心的九尾超级法师——议导**师,他们也许才真正的问题的答案

岳天愕的看着这个在思考的时候,点破内心想法的人,这人,骇然就是岳峰……那个真正传下岳家血脉的人

岳峰的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之中,仿佛一个喜欢阴暗的少年,这个少年拥有所有叛逆期男孩的冷酷,这种青涩,而又菱角分明的冷酷之中,隐藏着的,是一种让人内心有点惧怕的邪恶。

岳天看着这个应当喊一声祖爷爷的少年,看着那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半张脸散发出让人类本能害怕的气息,少年屹立于废墟之中,他的身影,与这末世一般的颓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看上去,说不出的伤感。

仔细看的话,这个少年和岳天有几分相像,遗传的部分还是很多的,岳天冷漠的看着这个少年,他的瞳孔,全方位,数量破万的同时聚焦能力让所有人都心惊,人类一心多用是拥有上限的,即使精神力发展到极致,也无法做到并发思维数量突破几千,但是这个少年……他拥有近乎接近人造魔法灵智规模的并发思维能力

这一点,已经让部分人吐槽这个病态的家族,至少岳家恐怖之处的人内心都是这么想的,岳天看着的这个祖爷爷,看着那双不是因为激动还是亢奋而垂下,并且颤抖的双手,大致的他要做。

与所有人的疑惑不同,圣魔世家的不少人也同样有所猜测,想到第二代岳家家主的传说,他们此刻恍然所悟。

果然,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个原本应当给予尊敬的救世英雄的弟弟,对着天空邪笑,他邪魅的对着没有任何人的空地(记忆之中,他应当是一个人呆着的。)用那邪恶到牙酸的语气说道果然还是尸体让我最兴奋。”

这句话落下的瞬间,无数散发着邪气的细丝朝着四周疯狂的迸射出去,在这个记忆的世界之中,任何事情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岳峰的行为,不可能伤害无数万年后这些人的,但是,依旧有大部分人脸色苍白的狂退,仿佛晚一点,就会被这个恶魔一样的人给杀死一般。

“这应该是记忆之中的世界”岳天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一幕呈现在与所有人的眼前,那就意味着……

岳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猜到了,这位岳家实际上第一任家主,这个岳家实际上血脉的真正源头,他的传说,与他救世的传说一样盛行,至少在圣魔世家的子弟之中,流传很广的,他,也是岳家给予外人邪恶印象的第一人。

这个邪恶的家族,这个流淌着被诅咒血脉的家族,偏偏是他们拯救了世界,这是一个何其矛盾的现实呀,圣魔世家的子弟们纷纷闭上眼睛,唯独两位老祖,唯独岳天,他们三个人即使内心下一刻会发生,也依旧保持着平淡与沉默,仿佛一切都早已接受。

岳峰那无数充满邪气的丝线瞬间将方圆好几里的尸体全部连接起来,清脆的宛如切水果一般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会儿的功夫,无数黑色冰晶冻结的尸体在整片天空洒落,一块一块完美切割的一厘米立方体‘尸块’宛如下雨一般的从天空倾泻而下。

而岳峰,这个邪魅的少年,那细瘦的身形,屹立于这‘尸雨’之中,仿佛享受一般的仰望着这灰暗的天空。

“嘛……别在意,岳家的人都这样……”

一所有人都沉默了,在场的人都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却纷纷惊呆了,当然,还不至于发生呕吐呀,这些掉格的情况,要,在这里的都是法师,至少,都是掌握着力量的人类。

正如同曾经岳天说过的一样,这个天云大陆一直没有变过,强者肯定**,强者肆意妄为,弱者祈求救赎,弱者哭泣哀伤。

这原本没有任何的误,这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规则,是命运的一种基本体现,这种命运,不仅仅是人类,同时反映到任何的生物与拥有传承性的灵智之上,即使是幽灵,僵尸,这些不死者,他们也无法摆脱这种叫做‘命运’的束缚。

这……很正常。

但是,岳天从转世那一天,就一直在质疑,一直在用的行动去反问,世界没有对于,然而,人类会将世界分为对与两个概念。

对于人类而言,这是对的么?

如果对于人类而言,它的存在是的,那么,我们是屈服,还是反抗?

岳天的视线转过,看着一边与保持着距离的岳雯,看着那个悲伤过度的,她的身影,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弱者,真的需要保护么?

上古教廷有着足以让岳天都钦佩的梦想 与信念,他们要用魔法的力量建立一个天国,一个所有人都能够幸福生活的天国,岳天看着这灰暗,残破的天空,冷冽寒风仿佛才嘲笑人类的无知,岳天,上古教廷选定的领路人就是的,但是,并不希望她走上那条没有未来的道路。

这也是为何,岳天并没有埋怨‘死’的独断,‘死’不愿意看见凤离与岳雯的矛盾朝着不可收拾的境地发展,但是,他要做的并不是阻止二人的矛盾,而是将二人从误的未来之中,拯救。

她们都了……

凤离认为世界是误的,然而,在岳天看来,世界本身没有对于的概念,对与是人类的主观看法,如果真的要说对的话,误的是人类自身,凤离追寻着一个完美的世界,她要纠正世界的误,她甚至于做好了牺牲自我,牺牲战友的觉悟与决心,然而,她的未来是没有尽头的。

岳雯天生善良,她希望守望一切弱者,保护一切善良,对于极其了解的岳天,她不是那种沉迷于他人感激之中,并且不可自拔之人,岳雯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去守护,然而,这同样是没有未来的,弱者,需要的并不是守护,而是——革新。

人类需要变革,人类自身需要自我批判,人类必须从‘强者肯定**,强者无视社会,弱者渴求保护,弱者怨恨世界’的思维怪圈之中重新站立起来,必须跳出**与爱恨的囚笼,人类,需要的是——革新。

岳天不去看岳峰那邪魅的身影,不去看那个沉迷于病态的邪恶之中的祖先,他并不因此而羞愧,也不因此而感到任何的不适,正如同别人说的那样,这就是岳家。

第296章人类曙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