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又三分之一》后记(1)

小说:三十三又三分之一作者:阿罗悦更新时间:2019-05-19 18:32字数:134216

  在我准备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又重温了一遍《曾经这样学会爱情》,从我为它划上最后一个句号,这一晃,在南京学习生活已经有段时间了,生活依然实在真切或不易察觉地变化着,得失也依然是生活的主旋律,而转身,回头,却也仿佛成了生活的习惯。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强烈地思念着两个人。他们在黑暗里的影子,都在沉默地支配着我这个还带着呼吸的女子。这些是我先要送出的文字,我想让他们明白我永远爱他们,这种爱是任何都替代不了的深情,这是我此时心里最真的感受,也是我最澎湃的感情。

  ,依然是出现在我准备应考的前一天晚上,那时也正是04年欧锦赛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时候。我在一次看完比赛后落下了眼泪,我不明白自己是因为内德维德的意外还是为充胀在脑子里的那些男女。那段时间,我失眠严重到五天五夜都没有睡觉,糟糕的事情也无非就是皮肤变得异常差劲,多听到几句关于我精神正常与否的辩论。

  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特别的人,我坚韧,但不残忍!我倔强,但不无情!我执着,但不无所顾忌!我喜欢把自己淹没在人流中!喜欢把自己沉浸在嘈杂中!喜欢把自己横在喧闹的生活中!也喜欢一个人在小小的没有多少光线的屋子里听听音乐,感受黑夜!喜欢在城市的夜边缘独自行走!喜欢哼着走调的曲子躺在床上!有黑色做伴,是我最安宁的时候。我可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续几十天都不出来,可以不知道白天黑夜的转换,不清楚时间的流动,不知道去关心任何一个亲人,不知道那时已经有人在慢慢离开我。感受空白,残酷,却也是我最平静的时候!渺小的我普通的正常!或许我该承认的只是自己的确是一个爱在尖端行走的人,但依然和曾经一样,我相信自己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和我一样有时竟需要证明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虽然我也知道,证明是生活中最困难的事!

  为什么想要再写这样一个故事,我真的还没有好好想过,就只是几个夜几个梦,就只是感觉想要这般了!可以爱上别人,或许就是我写这篇小说最初想表达的东西。我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也不是有勇气只愿抓住一瞬间的人,我相信爱,但是我不相信一生只爱一人,也不愿承认不是唯一就不美丽!落下的每一步,只要有心,都会有痕迹!

  前几天,有点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特殊朋友的电话,我们不是一个年代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就因为一层空气让我们成为了永远都不会见面的最真的朋友,因为我们彼此太了解对方,因为我们彼此都只甘愿把对方当作一只耳朵。他的故事我依靠一条电话线听了已经有两年,他说他的妻子,他的情人,他的孩子,他的事业,说着许多让我不可思议的故事,他的哽咽,他的愤怒,包括他砸掉电话刺痛我耳膜的声音都让我为之震撼。我答应把他的故事写出来,但是两年多时间我都没有动手,我想在这一篇小说里,我可以还他一个承诺!

  我喜欢用我的心真切地感受身边每一个我在乎的人,或许也只有在我需要自己的时候,我才会急于寻找一个可以代替的影子来感受自己,似乎我也已经习惯了为自己制造这么一种悲凉的生活氛围,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也才发觉其实自己一直是开心着的!

  此时电脑里传出“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我不经意地瞥见镜子中的自己竟含着微笑,等待!等待是希望还是支撑?我曾等待的现在还需要吗?我现在需要的还要等待多久?兜兜转转,突然发现活在同样的日子里,我还是喜欢自己的方式,为自己喜欢的生活而去活,而我需要的也只是一个有着光明的角落!不幸的是没有!

  还是转过来再说这篇小说,主人公尚书诺爱上爱的方式让人或许憎恶,或许怜悯,也或许会让你寻找到自己曾经走过的脚印,她生命中路过的男人,她都认真地去对待了,但是在盼望幸福的过程中,她的方式,他们的方式,却让爱情一度摇摇晃晃,她的摇摆不是对爱情的亵渎!一个认真的女人,在这个浮华世道,其实很苦很累!在一些人眼中她的错却是显示出了爱的本身,学不会忘记,就不会幸福,学不会残忍,就不会生活!包括曾薇薇这一个角色我也是喜欢的,我并不认为她是一个不认真生活的女人,好女人坏女人的差异不在于外表的行为,而在于她们躯壳下的自我在表达着不一样的灵魂!不是吗?不可否认,女人对爱天生就有着贪婪,自私,当有爱的时候,从不会觉得此时的爱就足够,而一旦要失去这份爱,就情愿自己在拥有的时候更懂得欣赏它!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情感,我们无法选择是否要爱,但我们可以选择去爱谁,未来是否等于现在加上过去,那或许就得看我们是否学会了先懂得爱自己!但是很多时候的抉择就只是因为你站定了一个角度而已!然而给自己一个坚持又是那么的难能可贵!

  这次离开南京的时候,有个朋友对我说:如果找到一个和你生活方式相近或能够迁就你生活习惯的人,那就可以驻守了!这两天听着屋外的鞭炮声,回味着这句话,感慨万千!我知道自己还是要克制本能的感觉继续下去,我想现在的我选择文字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似乎在过着别人日子的感觉,如果要说是一种退避,一种寄托,我也不否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